快乐时时彩走势图预测 孫思邈與宜君艾草_文史資料_銅川市政協門戶網站

首頁 >  政協文史 >  文史資料 > 正文
孫思邈與宜君艾草

孫思邈和二牛下了山,兩人正走著,忽聽前方不遠處傳來陣陣哭聲,過了一會兒,只見四個人抬著一口棺材,幾個人披麻戴孝圍著棺材哭哭啼啼一路走來,很是傷心。孫思邈師徒讓在一旁觀看,二牛說幾個孝子是這附近蔡道河村王鐵匠老漢的兒子。莫非王鐵匠死了?二牛走近一問,的確是王鐵匠死了,二牛傷感地說:“王鐵匠是個好人,為人和善,是這方圓百里打鐵的一把好手,可惜了!”孫思邈說:“生老病死,一切都是自然現象,只要能活在大家心中,雖死猶生。”說著,無意間他看了一下棺材底下,發現從棺材縫隙有鮮血滴出,滴落在了地上。孫思邈心里暗想,人死了,怎么血是鮮紅鮮紅的,難道人還沒有死?想到這,他急忙將棺材攔住,對送葬的人說:“我是一個郎中,我感覺棺材里的人沒有死,你們把棺材打開,我要救人!”幾個孝子一下子被他給說蒙了,人都死了,還能救活?開什么玩笑。孫思邈態度誠懇,執意要開棺救人,二牛也在一旁幫著說:“他是我師傅,華原縣的神醫,就讓師傅給看看吧。”為首的一個孝子認識二牛,想了想說:“那就讓他看看,說不定他說的是真的,爹還有救。”幾個孝子也都同意了,就讓人把棺材放在路旁,打開棺蓋。只見王鐵匠臉色蠟黃,沒有一點血色,樣子十分可怕。孫思邈將手伸進棺材,摸了摸他的脈搏,果然脈搏還有微弱跳動。孫思邈從衣服里拿出銀針,選好穴位,一連扎了幾針,又用艾熏灸了幾下,讓二牛從隨身包裹里取出一些藥物,用水灌進王鐵匠嘴里。停了一會,只見王鐵匠竟然有了氣息,微微輕咳了一下,慢慢睜開眼睛,蘇醒了過來。周圍的人都驚呆了,連連驚嘆說:“神醫啊!簡直神了,死人都能救活!”孫思邈笑笑說:“神醫不敢當,只因王鐵匠命不該絕呀!”王鐵匠幾個兒子激動地連忙向孫思邈叩頭答謝,孫思邈忙扶起他們說:“不必行此大禮,快把老人送回去好生調養。”說完,就和二牛一起往木瓜城二牛家去了。 

回到二牛家,二牛多日不在父母身邊,砍柴挑水,為兩位老人洗衣做飯,忙得不亦樂乎。孫思邈看著二牛跑前忙后的樣子,也想家了,他決定再過些時日,就回家去。他告訴二牛艾草性溫、燥,泡腳可驅寒、散虛火,讓二牛給兩位老人多用艾草泡泡腳,對身體有益。他說艾草是個好東西,家有三年艾,郎中不用來,自己也是艾火遍身燒。 

孫思邈決定到雷塬青峰山去采藥,他讓二牛在家陪伴兩位老人,自己一人前往青峰山。走在半路上,遇到一位砍柴的樵夫,樵夫鼻血流個不止,不停地用手捂住鼻子,雙手都沾滿了鮮血,衣服上也是血跡。孫思邈上前從包裹里取出一些干艾草,對樵夫說:“不要緊,我是過路的郎中,我能用艾草幫你治好它。”樵夫高興地說:“那太好了,你幫我治治吧。”孫思邈用火點著艾草,將艾灰收集到手心里,放到樵夫鼻孔底下,輕輕一吹,艾灰便鉆進了鼻孔里面。很快,樵夫的鼻血就止住了。樵夫感激不盡,硬是拉著孫思邈去他家里做客,他家就在前面的尹村。他叫尹富貴,打他出生到現在,家里窮得叮當響,一直以打柴為生,爹媽給起了個富貴的名字,卻始終未能富貴起來。到了富貴家,富貴一進門就告訴娘子說:“今天遇到了一位大貴人,就是這位先生,治好了我流鼻血的老毛病。”說著,他把孫思邈讓進屋子。他讓娘子做面條給孫思邈吃,還特意打了兩個荷包蛋。吃罷飯,富貴一再滿含歉意說:“鄉野人家,粗茶淡飯,不成敬意,還望先生見諒!”“舉手之勞,愧不敢當,粗茶淡飯乃是人間美味。”孫思邈說。 

孫思邈辭別富貴一家,繼續前往青峰山,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青峰山腳下。此山氣勢雄偉,山上松濤陣陣,灌木叢生。一面陡峭的山崖,鄰著雷塬村。孫思邈從邊上的山坡慢慢往上攀援,腳下崎嶇不平,十分難走。一段山路足足走了半個多時辰,上得山來,衣服都濕透了。孫思邈在一塊大石頭上歇息了片刻,起身前往四處尋找草藥。只見這里不僅有艾草,還有好多種藥材,更為驚喜的是在這里竟然還發現了羚羊。孫思邈采了好多艾草和一些藥材準備離開,忽然聽見有人在喊:“師傅……”他扭頭一看,原來是二牛,正大汗淋淋地朝這邊跑來。原來二牛在家擔心師傅一人采藥,就安頓好父母趕了過來。二牛幫師傅捆好藥材,師徒二人便下得山來。 

剛走到雷塬村口,只見上次在村口遇到的姜老漢,遠遠地向他們招手。孫思邈加快了腳步對二牛說:“這是我來大秦山遇到的第一個知己,是一個很有學問的老人,也是一個懂醫的人。”說話間,老人已走到了他們跟前。孫思邈向老人介紹了二牛,老人一聽說孫思邈收了二牛做徒弟,很是高興。老人笑著說:“看來,孫先生,與我們大秦山有緣啊!能做孫先生的徒弟,二牛三生有幸呀!”說著,老人把孫思邈帶到了青峰山的山崖邊,用手指著那山崖的峭壁說:“孫先生,我和鄉親們商量好了,決定幫你在這山崖上鑿一面洞窟,以作棲身之所,也好行醫采藥,為大伙治病。”“不敢煩勞大家,我一個行醫郎中,走哪歇哪,能住就行了,不可,不可。”孫思邈一再推辭說。“孫先生,你為大伙治病,十里八村沒有不念你好的,都稱你為孫神醫,今日大伙給你鑿個山洞住又算得了什么。事情就這么定了,先生莫要再推辭。”看老人態度堅決的樣子,孫思邈也不好再說什么,只好說:“那就辛苦大伙了,這樣做,確實讓孫某心里過意不去,無以言表。”老人說:“孫先生太見外了,今天下午,我就讓大伙上崖鑿洞。還有一事,你讓我收集的驗方,我也幫你收集得差不多了,快到家里看看吧。” 

老人領著孫思邈師徒往家里走去,一進屋,三人就圍著老人收集來的驗方看了起來,孫思邈看著一張張驗方,越看越興奮,連連驚嘆說:“好方,好方,張張都是好方子。”老人看孫思邈滿意的樣子,心里樂滋滋的。正看著,村里的劉德貴老漢領著他的孫子來找孫思邈治耳聾病。劉老漢說,他孫子前段時間突然耳聾,兩耳都聽不見了。聽說孫神醫醫術高超,剛聽村里人說神醫在這兒,便趕了過來。孫思邈細細查看了孩子的耳朵,讓二牛和了些泥來,做成泥餅,形狀薄厚如餛飩皮一般,蓋在孩子的耳朵上,四周用泥封住,不透氣。在耳朵孔的地方,用小草輕輕刺一個小孔。孫思邈用火點著艾柱,在小孔上熏灸,等孩子感覺耳中痛不可耐時即止。把耳朵上的泥餅去下,讓孩子側耳把里面的黃水流盡。再重新做泥餅,封在耳朵上,刺小孔,反復熏灸,當泥餅干了,及時換下來。經過百次熏灸,孩子終于能聽到聲音了。劉老漢激動萬分,拉著孫思邈的手說:“我老漢一輩子沒有見過這么治病的,真是神醫下凡啊!” 

下午,雷塬村及方圓十里八村的壯小伙都齊聚在了青峰崖下,二牛也在其中。他們攀上山崖,先用火烘烤巖石,再用冷水去潑,頃刻間,巖石就裂開了。大伙把松動、掉落下來的石塊清理掉,幾個石匠便分頭鑿起洞來,用了一天多時間,洞窟就鑿好了。石匠們還在洞里鑿了石床、石桌、石灶臺和燈臺等。 

鄉親們從家里拿了被褥、鍋碗瓢盆和米面等,邀孫思邈住進石洞里。孫思邈被大伙的盛情深深感動,一再道謝說:“大伙的心意,讓孫某愧不敢當,謝謝大家了!” 

住進石洞里,孫思邈和二牛把采集來的藥材,根據藥物的功效,按照藥性寒熱溫涼進行分類歸整,并一一作了記錄。師徒二人一直忙活到晚上,做了些菜餅和小米稀飯吃了。孫思邈又和往常一樣,用艾灸足三里穴,二牛也學著師父灸此穴。孫思邈說:“這艾灸大有講究,施灸多是先上后下,先陽后陰,先左后右,這樣可以引火下行,從陽入陰,不至于讓人燥熱上火,發生眩暈等不良反應……”二牛一邊灸著穴位,一邊津津有味地聽師傅講艾灸的方法,不知不覺夜已深了。 

第二天,師徒二人繼續在山上采藥。一個獵人在山上打獵,射獵了一只羚羊。孫思邈見羚羊的兩只角十分奇特,對二牛說:“這可是上好的藥材,咱們向獵人把它買下來。”孫思邈師徒二人上前向獵人說了想法,獵人笑笑說:“原來是這樣,我一個獵戶人家,要那角也沒有多大用處,你們喜歡,就送給你們吧。”孫思邈急忙說:“不可、不可,一定要付你錢,你看多錢可以?”獵戶不好意思地說:“那就一文錢吧。”孫思邈付了錢,拿了羚羊角正要離開,忽然發現獵人一下子昏倒在地上,四肢麻木,嘴角歪斜,樣子十分嚇人。孫思邈見狀,忙說:“這是中風,趕快施救。”他從衣服里拿出艾條,用火點著,讓二牛輕輕扶住獵人,在獵人身上的百會、風池、大椎、肩井、曲池、間使、足三里等穴位反復熏灸,不一會兒功夫,獵人蘇醒了過來。二牛把剛才驚嚇的一幕給獵人說了,獵人很是感激,要起身拜謝孫思邈二人的救命之恩,孫思邈連忙攔住他說:“你身體虛弱,不必拘禮,治病救人是我們應該做的。”獵人說,他是大秦山深處嶺里村的,他叫趙同,村子離這兒很遠,家父的脖子得了老鼠瘡,潰爛流膿,很是痛苦,想讓孫思邈去給看看。孫思邈答應說過段時間,他和二牛一同前去。獵人感動得痛哭流涕,把那一文錢取出來要還給孫思邈,孫思邈說什么也不要。 

獵人走后,孫思邈和二牛回到石洞里,把采的藥材放好。二牛做了飯菜與孫思邈吃,然后回家看望父母。孫思邈與二牛分手后,又到雷塬村姜老漢家探望。老人這幾天吃飯不香,消食不好,孫思邈煎了艾汁與老人服下。剛坐下休息,八丈塬村的吳大娘風塵仆仆地趕來說,聞孫神醫大名,要孫思邈去為她孫女瞧病,孫女得了黃爛瘡,一家人急得團團轉。孫思邈顧不得喝水,便跟吳大娘去了八丈塬。 

到了八丈塬村,進得吳大娘家里,只見小兒身上的瘡已經潰爛,樣子十分可憐。孫思邈坐下,從包裹里拿出一些干的艾草,用火點著,將艾灰收集起來,敷在小兒瘡上。然后取了些艾草,對吳大娘說:“照我的方法,用這些艾草燒成艾灰,敷在瘡上,不幾日就會好的。”吳大娘很是高興,要留孫思邈吃飯,被孫思邈謝絕,于是煮了兩個雞蛋,讓孫思邈路上吃。 

從八丈塬回來,孫思邈回到青峰崖的石洞里,做了飯菜,一邊吃,一邊苦讀從家里帶來的醫書,一直到深夜。 

第二天,他早早起來,準備前往大秦山采藥,順道再去一下嶺里村。剛走下青峰崖,二牛就趕回來了,師徒二人結伴向大秦山走去。由于在大秦山采藥多日,山上的道路等情況已經很熟悉了,所以一路邊采藥邊走,很是順暢。天色已快黑了,孫思邈想去程彪的山寨里去看看。師徒二人進了山寨,到處靜悄悄的,已是物是人非,哨樓、庭院、堂舍等里里外外布滿了灰塵和雜草,屋子里面空蕩蕩的。二牛對孫思邈說:“聽說,程大哥已經成為秦王手下的一員猛將,在河東把王世充打得落花流水。”孫思邈微笑著說:“程將軍是個人才,他應該在那里,而不是這里,這是他的造化。”師徒二人在山寨里歇息了一晚,天色一亮,就起身一路采藥,趕往嶺里村。 

晌午時分,終于趕到了嶺里村。家家正在吃午飯,村子里的狗叫個不停,一個老漢出來把狗叫住,對孫思邈他們說:“你們找誰?”“我們找你們村的獵戶趙同。”“趙同在村東頭大槐樹底下的那一家。”“好,謝謝。”孫思邈和二牛按老人說的地方,往前尋找,很快就找到了趙同家。趙同家在村東的溝沿上,門口果然有一顆大槐樹,兩個人也圍抱不住,槐樹枝繁葉茂。孫思邈繞著槐樹看了看,說:“這棵槐樹可有些年頭了,長得這么旺盛,這樣的古樹不多見。”正說著,趙同從家里跑了出來,邊跑邊說:“聽見外面有說話聲,果然是孫神醫到了,快里邊請,里邊請。”說著,他高興地把孫思邈二人迎進屋里。對娘子說:“這就是我給你說的孫神醫,我的救命大恩人,快去給孫神醫準備些飯菜來。”娘子見過孫思邈師徒,道了謝,到廚房準備飯菜去了。孫思邈說:“趙同,家父在何處?先看看老人。”“二位還沒吃飯,實在不好意思,那我去找家父。”趙同歉意地說。說完他忙跑出去找老人。一會兒,趙同領著老人回到家里。只見老人脖子上的老鼠瘡足足有雞蛋那么大。老人說,平時吃飯、喝水都很難受。孫思邈讓老人躺下,叫趙同找來獨頭蒜,截兩頭留心,貼在老鼠瘡上,用艾灸之,每灸七下,換一次蒜。給老人看完病,趙同娘子已經把飯做好了,孫思邈和二牛在趙同家吃飯,吃飯的時候,老人吃饃吞咽感覺不再那么難受了,老鼠瘡看上去也稍小了些。孫思邈說:“老人的病還需些時日,這幾天我和二牛在這里采藥,每天給老人用艾灸上幾次,待趙同把方法掌握了,我們也好離開。”趙同一家人聽了十分高興,忙給孫思邈師徒二人收拾了住處。孫思邈和二牛吃完飯,就到附近的山里采藥去了。 

晚上回來的時候,趙同打了一只野兔,讓娘子燉給孫思邈師徒二人吃,孫思邈心里十分過意不去。第二天,孫思邈給老人用蒜頭又艾灸了一次,整個過程又完完整整地給趙同演示了一遍,這些方法和步驟趙同已經爛熟于心了。孫思邈師徒給老人施完灸,又出去采藥去了。第三天,老人吃飯、喝水感覺好多了,老鼠瘡又小了一些。孫思邈給老人施完艾灸,讓二牛從包裹里取出一些艾條,交給趙同,把方法等要領給趙同又復說了一遍,這才告別趙同一家人,往回趕。 

到了大秦山中,孫思邈和二牛兩人在山上足足待了十多天,風餐露宿,把大秦山溝溝岔岔又走了個遍,采了好多好多的藥,僅艾草就采了幾十捆。二牛的腳連日奔波,腳氣很大,都不好意思靠近孫思邈。孫思邈笑笑說:“二牛,你把鞋脫下來,讓我給你治治腳氣。”見二牛很難為情,孫思邈上前把二牛的鞋脫了下來。從身上取出艾條,用火點著,在二牛的風市穴上熏灸起來。過了一會兒,二牛的腳氣就消失了。 

師徒二人歡歡喜喜下了山,孫思邈和二牛把藥材搬回山洞,二牛就回家里去了。孫思邈把采來的藥材在石板上晾曬風干,按藥性分類規整,逐一登記造冊,一連忙活了好多天。二牛隔天就來幫忙,在孫思邈這兒和家里兩頭跑,自從跟孫思邈學醫,二牛的醫術大有長進,對一些大病和疑難病癥也很有辦法,能夠獨當一面了。看著徒弟有如此大的進步,孫思邈打心眼里高興。(張啟鋒)

上一篇: 沒有了...

下一篇: 銅川故事—全國優秀黨員楊瑞輝

網站通行證: 密碼: 注冊 | 忘記密碼
網站通行證:銅川市政協

快乐时时彩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