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走势图预测 銅川故事—智取華山的老英雄路德才_文史資料_銅川市政協門戶網站

首頁 >  政協文史 >  文史資料 > 正文
銅川故事—智取華山的老英雄路德才

1528947561587469.jpg

電影《智取華山》中,我軍七人組成的偵察班,由偵察參謀劉吉堯和偵察班長路德亮帶隊,在當地群眾配合及農民王銀生的直接幫助下,克服重重困難,從人跡罕至的北峰東南面攀登上山,神不知鬼不覺地摸到盤踞在北峰頂上的國民黨殘軍鼻子底下,一舉占領了北峰,俘敵97名,為我軍大部隊上山開通了道路,華山殲敵戰斗取得了勝利。電影中的路德亮原型就是1949年10月智取華山中的戰斗英雄路德才。

路德才,銅川市印臺區廣陽鎮西路家村人,1918年出生于一戶貧苦農民家庭。父親路升升,母親郭氏,看著哇哇啼哭的兒子,心里充滿了喜悅和希望,為圖吉利,給孩子起名叫喜林。老人希望兒子的降生會給全家消除憂愁,帶來幸福。喜林來到人世,并沒有改變他們一家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現狀,反而由于人口增加,生活越來越困難。繼喜林之后,相繼又添了兩個妹妹和弟弟喜田。路家的日子本來就是捉襟見肘,人口成倍增加,生活更加艱難拮據。為了生活,父母不得不拼命勞作,仍不得溫飽。喜林12歲那年,父親因積勞成疾,無錢醫治,離開了人世。一家四口人,沒有田產,孤兒寡母沒了依靠,生活更加艱難。不久,大妹妹也夭亡了。母親無法,只得忍痛將二女兒送人收養,去逃活命,自己帶著喜林、喜田兄弟流落他鄉,在宜君、白水、蒲城一帶沿門乞討。為了混一碗飯吃,12歲的喜林就給人家放牛、割草,媽媽也給有錢人家當了女傭,一直干了7年。

1936年,喜林已經19歲了。媽媽見孩子大了,將來總要成家立業,便毅然帶著兩個兒子回到故鄉。在鄉親們的幫助下,打了兩孔窯洞,總算安下了家。一家三口人,在故鄉又過了10年長工生活。

回到家鄉,生活安定了,兩個兒子都是精壯勞力,雖然還是給人拉長工,但混口飯吃不成問題。喜林快到成家年齡了,窮人哪能娶得起媳婦!媽媽一盤算,就把鄰村智力差的女孩郭西草收為童養媳。1940年,喜林同西草結了婚。西草生了兩胎,均因先天不足而夭亡。

1945年,日本投降不久,蔣介石又發動了內戰,妄圖消滅中國共產黨。16年的長工生活,使路德才恨透了這吃人的社會。那年秋季,富同工委領導的富平、同官游擊支隊和蒲城游擊支隊都常到廣陽一帶活動。那時,路德才給西固村郭慶林家拉長工,同游擊隊戰士處得很熟。戰士們給他講述革命道理,使他懂得了只有跟著共產黨走,推翻這黑暗的社會制度,窮人才能翻身解放,當家做主。于是,路德才便暗中參加了游擊隊。因為那時廣陽一帶還沒有解放,為防止敵人迫害家屬,只能對外保密。游擊隊離開西固村后,路德才給郭慶林說:“游擊隊一個戰士把我的褂子(土語,指上身棉衣)穿走了,我趕去要。”就這樣跟著游擊隊走了。

路德才參加游擊隊后,經過憶苦思甜和革命大目標教育,政治覺悟很快提高。他意志堅定,奮勇殺敵,很快成為路東縱隊第三支隊(即蒲城游擊支隊)二中隊的一名優秀游擊隊員。

1947年正月,游擊隊在淳化小池村被敵軍包圍。在突圍戰斗中,跑動中機槍不能發揮作用,路德才不顧個人安危,將機槍架在自己肩上,由班長掌槍射擊,向前沖殺一里多遠,殺開了一條血路,打退了敵人的圍攻。戰斗勝利了,路德才的耳朵被槍聲震壞,成了聾子。游擊隊通令嘉獎他奮勇殺敵,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

1947年10月,游擊隊奉命攻打蒲城縣的高陽鎮。戰斗打響后,我軍奮勇沖殺,喊殺聲連天,敵人憑險據守,頑強抵抗,由于敵強我弱,一時難以取勝,在這緊急關頭,上級命令放棄攻堅,敵軍又反撲了上來。這時中隊長腿部受傷行走不便,路德才背起隊長,手端機槍退下火線,他邊走邊戰,打退追敵到達安全地帶。部隊進行總結吋,傳令嘉獎了路德才同志。

1948年春,部隊在馬欄被包圍,情況萬分緊急,路德才接到突圍命令后,端起機槍,向已進入通往鎮外巷道的敵人輪番掃射,把已迫近的敵人打退,很快與全班戰士占據了有利地形,以火力掩護部隊突圍。他越戰越勇,機槍火力有效地壓制住了敵人的火力,直打得敵人暈頭轉向,我軍突圍成功。路德才端起機槍最后撤退。追敵不敢逼近,路德才與全班戰士安全歸隊。戰斗總結時,路德才榮立一等功。

1948年8月,游擊隊第二次攻打高陽鎮時,路德才沖鋒在前,向北稍門敵人發起猛攻,他們迅速逼近敵人陣地,手榴彈打得敵人狼狽逃竄,北稍門被攻破,我軍蜂擁入城,除敵首路德倉落溝逃跑外,其余百余敵兵全部被俘,繳獲一批作戰物資。路德才又一次立功受獎。

1949年,路德才隨游擊隊一起,配合正規軍參加了解放澄城、合陽、大荔、朝邑、平民等縣的戰斗,又南下追殲逃敵到商洛一帶。1949年夏末,我軍從商洛作戰下來,駐華陰縣整編,路東縱隊第三支隊改編為22團,路德才升為團偵察班長,并被授予模范機槍手和戰斗標兵稱號,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49年初秋,國民黨軍隊殘部韓志培旅逃上華山天險頑抗,妄圖逃脫其覆滅的命運,路德才所在部隊奉命包圍華山。通往華山頂峰的唯一道路為敵軍重兵把守,許多地段只能一人通過,那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硬拼不行!只有派小股偵察部隊另找道路,從側翼出其不意插入,奪取上山要道,打開通往華山頂峰的大門,使我軍大部隊在山上有立足之地, 才能徹底消滅頑敵。作戰方案已定,由團部偵察總參謀劉吉堯和偵察班長路德才帶隊,精心挑選了六名戰士,擔任偵察奇襲的任務。

劉吉堯、路德才帶領偵察班輕裝出發,從山口以東三里的黃甫峪進山,尋找上山道路,這里的群眾,由于屢遭國民黨軍隊和土匪的殘害,畏兵如虎。我軍進山,群眾誤認為我軍為敵軍而離家外逃。我偵察班在一戶窮人家住下,給婆媳兩人劈柴、挑水、掃地。當他們知道是解放軍時,便高興地把兒子王銀生找了回來。憨厚忠誠的王銀生聽了偵察班干部戰士講解革命道理和我黨政策,又見解放軍待窮人和親人一樣,他 十分感動,為偵察班提供了一些華山守敵的情況,痛訴了敵軍殘害老百姓的罪行,并說:“我祖輩居住華山,靠山吃飯,對華山道路十分熟悉。”主動提出給偵察班帶路。出發前,王銀生向偵察班詳細介紹了上蒼龍嶺、北峰猴子道的情況,偵察班聽了,進行了認真熱烈的討論,全班都一致表示決心:“不怕難,不怕苦,不怕死,一定要上山弄清敵情,完成任務。”

偵察班決定攀登北峰,人人都在緊張地作戰前準備。王銀生借來竹竿,釘上鐵環,拴上繩索;王的母親和妻子給戰士烙了餅,王母還叮嚀王銀生要記住跟父親挖藥的險路,那里能爬上蒼龍嶺和北峰。一切準備妥當,在偵察班來到黃甫峪的第六天,即1949年10月17日雞叫時輕裝出發。偵察班由王銀生帶路,穿過荊棘叢、灌木林,接著登懸崖,過溝澗,戰士像猴子一樣,在人跡罕至的峭壁上攀登,闖過了老虎橋、閻王砭、龍虎斗等險關。餓了啃干糧,渴了喝澗水,經過三天兩夜奮戰,于19日中午來到北峰東南面懸崖上。仰望北峰,蒼龍嶺近在咫尺,峭壁千仞,直插云霄。偵察班停下來休息,劉參謀問王銀生:“還需多長時間能上去? ”王銀生說:“趕明早清晨可以爬上去。”全班戰士一邊休息,一邊討論上了北峰后的作戰方案。路德才和戰士們宣誓:“只能前進,不能后退,到達山頂必須拼命戰斗,消滅敵人,占領北峰!”劉吉堯說:“萬一失利,留下最后一粒子彈犧牲自己,寧死不做俘虜!”

偵察班休息到傍晚,開始攀登蒼龍嶺。王銀生帶著工具在前開路,戰士們緊緊相隨,凌空搭橋,懸崖綁梯,踩肩攀藤 往上爬。累了,就貼著石壁休息一下再爬,硬是在沒有路的絕壁上走出了一條路。20日凌晨爬到一道石坎下邊,月色朦朧中蹲下來屏息觀察,發現已到了山頂。這時王銀生叫路德才往上看,路抬頭見有兩個敵哨兵在游動,只聽得一個說:“時間到了,我去叫人換崗。”等了一會,再仔細一看,見一個走了,留下的一個蹲下去抱槍打盹。路德才猛地輕輕躍上石坎,匍匐摸近敵哨兵,抓住猛地一拉,敵哨兵在睡夢中還沒來得及叫一聲,已被拉到石坎下邊。等在石坎下的劉吉堯等立即用毛巾塞住敵哨兵的嘴,反綁住雙手,交給王銀生看管。接著,偵察班的七名戰士依次輕輕躍上石坎,迅速沖到敵軍營房大門口。路德才第一個沖進大門,迎面碰上那個叫換崗的敵軍班長正往出走,便一槍將其擊斃,并迅速把敵人架在營 房大門口的機槍奪到手。劉吉堯帶戰士魚貫而入,院內哨兵躲在暗處射擊,戰士楊建都肩部負傷。槍聲驚動了敵人,睡夢中的敵軍不知發生了什么事而亂作一團。睡在大門西邊營房里邊的敵軍值班班長慌亂中伸手去抓手榴彈,路德才透過窗戶看得真切,幾個機槍點射,將敵排長和哨兵打死。這時,室內敵兵像炸開了鍋似的亂撞亂叫。劉吉堯見此情景,急中生智,大聲喊道:

“一排占領高地,二排封鎖道路!”

“你們已被包圍啦!”“繳槍不殺!解放軍優待俘虜!”路德才接著向敵軍喊話。

路德才端著機槍站在營房門口喝道:“不許動!誰動就打死誰!”

“舉起手來,到院子集合!”劉吉堯向敵軍厲聲下達命令。

敵人舉手投降,挨個從門里走了出來。敵軍營長和96名官兵光著身子做了俘虜。偵察班收了武器,又將俘虜全部關進房內,由楊建都、工銀生看管,其余人員分頭守住北峰的上下通道。此時,天已大亮,駐守在西峰上的韓志培和北峰下面的青柯坪守敵還不知道發生的事情呢!

20日下午,敵旅部一傳令兵由西峰下山,向北峰及青柯坪守軍傳送夜間口令,剛踏上北峰,被我軍捕獲。敵兵供認:韓志培及其殘部有130多人駐扎在西峰、東峰、中峰頂上,青柯坪駐有一個連。

21曰下午,又有傳令兵下山傳遞口令,被我軍捕獲。

22日下午,駐青柯坪敵軍連長因兩日沒有“ 口令”下山, 帶一警衛上山來問情況,走到擦耳崖,被劉吉堯、路德才活捉。劉吉堯叫他下令青柯坪敵軍投降,他接受了,寫了一道手令,由北峰的馬道士送往青柯坪。青柯坪敵軍見到連長手令,便按規定把全部機槍拆下,用口袋裝著背上了北峰。

出山的路通了。偵察班連夜派人下山報告情況。23日,王玉成團長帶一個營進山,來到北峰后,即派人送信給韓志培,命令他繳械投降。韓拒不投降。王玉成命令用迫擊炮向西峰轟擊,打得敵兵狼狽逃竄,死傷不少。后來,劉遠政委上山,又派人送信給韓志培,講明形勢和我黨政策。韓志培見孤軍無援,大勢已去,便率部投降。華山殲敵戰斗勝利結束。

奇襲北峰成功,華山殘敵順利被殲,偵察班立了大功。在慶祝勝利的大會上,部隊首長楊拯民宣布為偵察班記功,路德才獲戰斗英雄稱號,部隊獎給他一件軍用襯衣,胸前繡著“奪取北峰”四個紅色大字。

1953年,路德才轉業回鄉務農。1954年他擔任本村村長。1956年擔任西固大隊黨支部書記。1964年起,做了公路養護工作,一直干了20年。

1956年至1977年,路德才被選為蒲城縣第一至七屆人民代表;1956年至1986年,任廣陽人民公社、鄉、鎮第一至十屆人民代表;1980年,廣陽劃歸銅川市管轄。1981年至1986年,路德才被選為銅川市郊區第一、二屆人民代表,并當選為區人大常委會委員。1982年至1986年,路德才被選為銅川市第九屆人民代表,當選為市人大常委會委員。

新中國成立36年來,路德才同志一直勤勤懇懇地為黨工作,從不計較個人名譽、地位和待遇,他的高尚品德和情操,為我們樹立了榜樣,受到人民群眾的愛戴。由于他工作出色,群眾親切地稱他為“老干家”。(王庭月 郭志建)

上一篇: 沒有了...

下一篇: 銅川:榮耀走過六十年

網站通行證: 密碼: 注冊 | 忘記密碼
網站通行證:銅川市政協

快乐时时彩走势图预测